各类管弦乐作品,高质量乐谱,找谱打谱制谱!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告:好乐谱网站上线啦!

推荐曲谱

更多 +

联系我们

更多 +

更多关于管弦乐的乐谱,请联系客服微信查询,或者
关注好乐谱的微信公众号!

个人微信号

微信公众号

从《死亡与少女》看舒伯特的濒死经历

舒伯特 2019-07-26

关注公众号
获取全部乐谱
别名“死亡与少女”的《第十四d小调弦乐四重奏》可谓是舒伯特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亦是当今各弦乐四重奏乐队的常备曲目之一。作品谱于1824年,舒伯特在四年后与世长辞。

创作这首弦乐四重奏时的舒伯特,因一年前的经历而对死亡有着不同的体会。舒伯特于1823年1月被诊断染上斑疹伤寒症,该症在当时是被视为不治之症。祸不单行,舒伯特同时亦需面对财政问题。他的歌剧《费拉布拉斯》的反应并不太好。同年秋天舒伯特入院治疗,病情有所好转,但他的精神也受到重创。从他在写给朋友中的信上写道:我是世上最不幸、最悽惨的一个人。想想看,这么一个健康不再恢复,绝望之馀把任何事都搞糟的人。这么一个把辉煌的希望舍弃,爱与友情的幸福只成为痛苦,对美的感动也即将消失的人。你不觉得这种人是既不幸又悽惨的吗?每晚上床时,我都盼望再也不要醒过来,然而,每个早上,我又被告知昨天的苦恼。我每天就这么过活,既无欢乐,亦无朋友,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舒伯特,便将自己对生死的看法融入到本曲之中。此作充满著忧郁灰暗的气氛,而且四个乐章皆以小调来作为结尾,并非舒伯特的一贯风格。

《第十四d小调弦乐四重奏》一直到舒伯特死后的1831年才由出版商捷尔尼(Josef Czerny)出版,并于1833年3月12日作公开首演。

「死亡与少女」这个别名其实是来自乐曲第二乐章中的一个主题,这个主题在所有乐章中皆有出现。舒伯特于1817年曾以这个主题谱写过一首声乐作品《死亡与少女》,其歌词以少女和死神间的对话为主轴。

歌曲的故事和《魔王》甚为相似,而《第十四d小调弦乐四重奏》中第四乐章的第二主题更直接引用歌曲《魔王》中的一段旋律,可能是舒伯特回想起《魔王》中死神捕捉小孩的情景,将之联想到歌曲《死亡与少女》,从中可以看出舒伯特有关死亡的歌曲也特别的伤感。本弦乐四重奏以及该同名声乐作品的创作灵感皆来自一首出自德国诗人玛迪阿斯·克劳迪雅斯(Matthias Claudius)手笔的诗(节录):

少女:

「走开!啊!走开! (Vorüber! ach, vorüber!)」

「走开,野蛮而又瘦骨嶙嶙的死神!(Geh, wilder Knochenmann!)」

「我还年轻,请你走开!(Ich bin noch jung, geh, Lieber!)」

「请别碰我!(Und rühre mich nicht an.)」

死神:

「把手伸出来,美丽而弱不禁风的女孩!(Gib deine Hand, du s?hon und zart Gebild,)」

「我是你的朋友,不是来责骂你的!(Bin Freund und komme nicht zu strafen.)」

「安然接受我吧!我并不野蛮,(Sei gutes Muts! Ich bin nicht wild,)」

「在我怀里,安稳地睡吧。(Sollst sanft in meinen Armen schlafen.)。」

中世纪时,人们是以可怕的令人厌恶的骷髅头来代表死神。但克劳迪雅斯笔下的死神却是仁慈的,他夺去了一个少女的生命;但那并不是在惩罚她,而是使她躺在自己的手臂里,使其得到永久的安详。

两首作品的调性都是d小调,但由歌曲《死亡与少女》变奏而成的第二乐章却是g小调。二分之二拍子的本乐章,充满着悲伤哀愁的旋律。主题是舒伯特晚期作曲中常见的“长短短”节奏,全长24小节的主题,当中的第9至16小节是为这首弦乐四重奏曲新创的,并不在原版歌曲中。由第二小提琴与中提琴的三连音作承托,再加上大提琴的拨奏,再由第一小提琴奏出旋律,成为了第一变奏;第二变奏则由大提琴直接奏出主题,其他乐器转为伴奏;第三变奏变得更具节奏感,因长短短的时值加快了(例如将二分音符+两个四分音符的组合,改成八分音符+两个十六分音符);第四变奏的调性则由g小调变为G大调,由第一小提琴负责拉奏悠扬抒情的主题;第五变奏最终回到g小调,后半由大提琴奏出热情的旋律,平静下来后到达尾声:自由的变奏。最后以G大调重现部分主题而作为结尾。
  • 上一篇:门德尔松 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小提琴协奏曲中的皇后
  • 下一篇:走出乐圣影子:布拉姆斯的《第一交响曲》
  •  友情链接: 万谦网络 网站地图